我的骨科病已经没救了

这里骨科,是一个随缘写手加刀子糖控。只要有灵感就会写写,但打字真的是相当累的啊。•﹏•

天使猹。。。果然画的很丑。。。衫猹是私心tag。。。

冬阳

注:本文设定是

王马小吉:25岁  普通上班族,有点消极心理。(有点像原人格的性格?)

赤松枫:18岁  高三女学生,阳光

以及为了故事的人物性格符合文章,极度ooc是不可避免的!!!

注意避雷!!!

建议配上《Refrain》食用更佳

__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线_______________

“辛苦了。”同事拍了拍王马小吉的肩膀。“下班了,去喝一杯吗?”“不用了。”“好吧。”小吉拎起公文包,往窗外望去,灰白色的天空,灰白色的城市。车站边传来的冷风,让小吉意识到秋天已经过去了。“是啊,到了寒冷的冬天了啊。”公交车驶向了车站,这对小吉来说,就是一天的终点。

当那第一缕阳光通过百叶窗透过来,让小吉觉得今天会很不一样。他拉开了窗帘,梅花的树枝开始冒出了花苞,但他却没有看见,只是一直望着看不见的远方。“嗒嗒嗒”在熟悉的键盘声里,突然响起的微弱的噪音,让小吉愣了一下,打开了旁边的窗户。楼下是一个发传单的女孩子,她的金发仿佛是太阳般,温暖周围的寒冷,也温暖了小吉的心。趁着还在休息,小吉拿着两杯暖咖啡,下了楼。“你好,要来杯咖啡吗?”小吉礼貌的邀请少女。少女露出了温暖的笑容,回应道:“不用了,因为我在咖啡屋工作嘛,话说先生你要来吗?”“不,不用了,你为什么要在这大寒天,在这人影稀薄的地方发传单呢?”女孩想了想,认真的说:“因为这是我的职责,而且啊,我希望阳光能撒到每个地方,包括这样的街道。”“。。。这样啊,那么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“赤松枫,先生呢?”“王马小吉,请多多指教。”“请多多指教,王马君。”“那个。。。如果还有时间的话能在聊聊吗?就在你的咖啡屋里。”“好的啊。”不知不觉中,阳光透过云层,照射在他身上。很温暖,他想。

但当小吉在约定的时间里到达时,却没看见枫。今天依旧是个工作日,那个叫枫的孩子又来了。当她准备离开时,小吉一把抓住她的手腕。对方一愣,露出了常有的笑容:“啊,是王马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她的笑容有些憔悴。小吉将心中一股脑的疑问吞下去,慢慢的问:“那个。。。你上次没来呢,我想问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。。。”枫怔住,有点慌张的摆摆手,说:“不。。。没什么的。只是发生了点小事情而已。”小吉刚想开口,却被枫抢先了:“对不起,作为上次食言的补偿,我请你喝咖啡吧。”枫牵起小吉的手。她的手指有些冰凉,他握着她的手是时这么想的。

“你打工的地方很漂亮呢。”“谢谢。”换成女仆装的枫递过来了一杯卡布奇诺。小吉轻轻的接过来,无意间看到枫的打扮,一抹不起眼的红出现在他脸上。为了掩盖什么,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喝了一口咖啡。苦,但苦中有股太阳般的甜味。“怎么样,味道还好吗?”“嗯,很好喝,只是。。。”小吉看了看只有几个人的咖啡屋,“这么好喝的咖啡没人和真是太可惜了。”枫苦笑了一下,说:“没办法呀,感觉附近的人都不喜欢喝咖啡的样子,而且啊,这家店也快关门了。”小吉继续打望这咖啡屋,看见角落里有一台老式钢琴。“那台钢琴是?”“啊,那个钢琴吗?”枫走到钢琴前,用手指轻轻的抚摸着,“这个是我的‘希望’哦。因为弹钢琴很快乐。”她像是无奈的笑了笑,又说:“也只有‘希望’能让我忘记那些事吧。”“?”“没什么啦,话说你的咖啡都喝光了欸,我再给你倒一杯吧。”枫有点尴尬的笑着,端着杯子跑走了,这让小吉觉得疑惑。太阳落下山了,他们的话语也说尽了。“呐,王马先生,我们还能再见吗?”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小吉转过身,盯着她的眼睛回答:“当然。”枫听后,无奈而痛苦的望向天空,轻轻的笑了:“要是可以实现就好了。。。”“嗯?”“不,没什么。快点回家吧,王马先生。”

到底过了多久呢,小吉也说不上来,直到他看见枯萎了的梅花,啊,要到末冬了吗?“说起来,枫已经好久没来了呢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小吉每次想起她时,嘴角会上扬,心情也回变好许多。关上电脑,小吉伸手打开了窗,寒冷的空气吹进来,他却完全没在意。最近这几天,不管是咖啡屋还是她经常来的地方,都见不到她呢。想到这,他开始担心起来枫,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对于小吉来说,枫就是太阳,但太阳不见了,小吉就会陷入无尽的黑暗。但是啊,就是再痛苦,你也不能把“太阳”找回来,不是吗?

小吉终于见到枫了,那是他看望有些生病的老母亲时,与她无意撞到的。她的头发依旧金黄,只是失去了它的光泽与温暖。枫见到小吉时,也非常惊讶。她将手搭在窗沿,望向窗外,无奈的笑道:“很惊讶对吧,竟然能在这遇到我什么的。”她的脸转向小吉,略带痛苦的说:“对不起呀,没有告诉你,其实我已经是癌症晚期了。”“那。。。”“嗯,不在的时候,都是来医院接受治疗了。”接下来是一阵沉默。枫叹了口气,打破了它:“抱歉,我不能守约了。”“。。。”她仰起了头,忍住了将要溢出的眼泪,继续说:“如果可以的话,你能多来看看我吗?”小吉将自己心中的苦涩与悲伤咽了下去,装作没事的说了一句“好”。

但小吉由于事物繁忙,迟迟不来。好不容易抽出点时间时,她却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他略带憔悴的看着小吉,随后望向窗外,勉强的挤出笑容:“呐,王马先生,快要到春天了。你看,樱花长出花苞了呢。”说罢,她露出了一副憧憬的表情,淡淡的说:“好想开一眼明年的樱花啊,和某个重要的人一起什么的。”“。。。一定能看见的。”突然,小吉抓住枫的手,坚定的说道。枫一开始没反应过来,明白过来时,略带悲伤的说着:“多谢。”冰冷的空气吹进来,将屋内透明的悲伤,与窒息的温暖,混杂在一起,将两个人浸染。

枫离开了。当小吉接到从母亲手里递来的信时,母亲时这样说的。“她只是将信递给我,说给你的,然后就走了。”小吉有股不好的预感。他打开信,信是这样写的:(请泪点低的人带好纸巾)

亲爱的王马先生:

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我可能已经不在了吧。其实啊,我真的,真的非常感谢与你相遇。

当医生说我得了癌症只能活到15岁时,我不以为然,于是我活到了18岁。但当身体传来疼痛时,我才感到害怕。装作没有任何痛苦的笑时,是你愿意向我搭话。那时,我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。本来是想在周末时,与你好好聊一聊的,驱散让自己崩溃的痛苦什么的,但被叫去手术了。很抱歉,我食言了啊。你带我去看的电影,一起去的游乐园,我都很开心。谢谢,这个冬天,我很幸福,所以,对自己的死亡不在恐惧了。

本来是想要是当面告诉你就好了,但没时间了啊。我喜欢你,谢谢,永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幸福的赤松枫

看完信,小吉的眼泪无声的滑到纸上,与原本的泪渍融为一体。他跑出了病房,打开枫的房门。她的床位是空着的,就好像她不曾存在过一样,春天的阳光洒在床上,将她存在的气息给稀释了。“噗通”身体滑落下来。“为什么。。。”他低着头,锤着地板,哭喊着:“为什么你要离开呢?为什么。。。我没有赶上呢?”

“为什么。。。寒冷的冬天明明过去。。。而你也要随冬天一起离去呢?”回答他的,只有死寂的房屋和惨白的墙壁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END?】


Chara,画的很渣。。。

Chara!(瞎摸的)

Chara的挽留(实在不知道起什么)

*SC向   *白、女猹设定
*私设有     *小学生文笔
*ooc有,但不是玻璃渣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以上ok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

红红的夕阳透过金黄的玻璃照进来,投射在棕色头发的少女身上。少女躺在地上,身上的黄绿色毛衣破破烂烂的,还沾着红色的鲜 血。少女艰难的爬起来,血液从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流出来,滴在了金黄色的地板上。没等少女站稳,一根骨刺飞过来,少女的腹部再次受伤,跌倒在地。猩红的眼睛不甘的向长廊尽头望去,那里,站着一个右眼冒蓝光的骷髅。就这样结束了吗?Chara绝望的想着。她已经很累了,因为她不知道回档了多少次,努力了多少次,死了多少次,而且每一次都是不甘的死去的。够了,我放弃了。Chara缓缓合上了眼睛。
突然间,Chara感觉到了什么,那是死了多少次的愤怒与不甘,对世界的痛恨,以及自己的决心。这些感情汇聚在一起,形成一股可怕的能量。不,不,还不能在这里输掉。Chara带着微笑,摇摇晃晃的站起来,身上的伤口也奇迹般的愈合了。Chara睁开眼,黑红的眼睛疯狂的燃烧着,还流下了黑色的液体。她朝Sans所在的位置砍下去,而Sans因为被吓到了竟没躲过。“咔嚓”,血从伤口溢出来,滴在了地上。Chara微笑着,慢慢的走过去,拿起手中的刀准备补一次,但她的手却停留在半空中,迟迟没有落下。
Chara疑惑的看着Sans,不知为何,她感觉Sans的脸很熟悉。“好奇怪…”Chara嘀咕着,随后摇摇头,举起刀准备再刺时,突然间,记忆如潮水般涌来。某天,Chara和Asiel因为某种原因,在半夜被Toriel拖去Gaster家。因为Chara和Sans都喜欢笑话和解谜,所以成了朋友。一个晴朗的午后,他们在一起解谜时,Sans突然问Chara:“嘿……那个……与你一起解谜啊讲笑话啊都很快乐,嗯……我是说……我们能一直这样保持下去吗……”说着说着,Sans的脸开始变蓝了,而且声音也越来越小。Chara稍微想了一下,微笑着说“当然可以啊!”“那……那么,”Sans的脸变成了一个熟透的蓝莓,“如果……如果我说喜欢你……你会答应吗?”声音小到听不见,但却清晰的飘到Chara的耳朵里。Chara的腮红变得更红了,支支吾吾的吐出几个词:“我……我接受了……”Sans对Chara的答复很高兴,抱起Chara就吧唧了一口
。“好……好啦,我差不多该回去了。”“那……明天见?”“嗯!明天见!”
遗憾的是,“明天”并没有到来。当Sans拿着谜题在雪镇树林等他的朋(lian)友(ren)时,他听到了草丛里传来什么声音。Sans靠近了一些,才听到了它说的话。“……呜呜呜……王子和那个人类都不见了怎么办……国王和王后都陷入了悲痛中了,我们该怎么做啊……呜呜呜……”Sans听完了那个声音说的所以话,沉思着:她不见了吗?不,不可能。她当初时候可是答应了再见的。对,对,她一定在某处,我一定能找到她的。于是,Sans就开始寻找起了Chara 。
Sans的记忆结束了,睁开眼,Chara棕色的眼睛充满了泪水。“哐当”,刀从Chara手中滑落。她抱紧了Sans,“抱歉……我……不是故意的……抱歉……”Chara哭了。晶莹的泪珠从她脸颊流下,滴在Sans的脸上。Sans用仅剩不多的意识,轻轻搂住她“……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你,即使你不再是你,我也会找到你的。”用骨手抚摸Chara的脸,并擦去她的泪水。“……现在的你就是你,我也已经……”话未说完,Sans就消失了,留在原地的只是一堆令人懊悔的尘埃。Chara捧起尘埃,哭泣着。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我真的……不是故意的……”尘埃上,只有大大小小泪坑。
“确定要重置吗?”望着控制面板,Chara的脑海里浮现了Sans,她按下了“是”。是的,Chara想重置,为了再一次与Sans相遇。进入遗迹,宽恕Toriel,Chara就急冲冲的往雪镇跑。“啊,栅栏。”她停下脚步。等了半晌,却一点动静都没有。Chara觉得奇怪,回过头,发现谁都不在那里。“真奇怪。。。”说着,她继续自己的旅途。
Sans躺在树丫上,盯着连接遗迹的唯一一条路。“嗯~,那人类一定是迟到了。”Sans跳下树丫,忽视了脚下被踩断的树枝。栅栏前空无一人。“可能那人类已经离开了,也没我什么事了,回去睡觉吧。”栅栏旁的雪地上突然多出了一串脚印,向雪镇的方向延伸着。
Chara在路上结交了各种各样的好朋友,渐渐的,Chara与那颗决心融为一体ーーChara获得了新生!在最后的最后,Chara看见Flowey绑的人中有一个是透明的。她疑惑的伸出手,想要尝试触碰到什么,但什么也没摸到。“人。。。人类,你居然穿过了我兄弟的身体,这是。。。是你的新招式吗?”Chara怔了一下,“What?!”“人类,你别和我兄弟一起吼啊!”面对Paprus的抱怨,Chara只是沉默着。
之后的Chara,不管如何重置,如何去打和平结局,都无法看见Sans。“骗。。。骗人的吧。。。”已经打了N次的Chara跌坐在地上。“不,对不起,Sans,我。。。我已经。。。对不起。。。”Chara哭了,她一个人坐在存档界面,说着对不起,对不起的话时,Flowey冒出来。“嘿,Chara,虽然有点晚了,但我还是想告诉你,系统出bug了。”“?!”“因为你在走和平线时出了点问题,导致你们看不见也摸不见对方。”“。。。可以解决这个bug吗?”“遗憾的是,不能。”“。。。”“我很抱歉,Chara。。。”“。。。这是真的吗?”说着,Chara的眼泪划了下来。
“下载进度1%”“。。。”“下载进度49%”“。。。。。。”“下载进度99%”“嗯。。。”“下载完成!”“啊,总算是下载好了。”点开那个刚下载好的“小红心”,Chara顺利的进入了存档界面。“这一次,一定能相见!”告别Toriel后,Chara穿过那片树林。在栅栏前面,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“人·类。。。”温暖的,幸福的眼泪从Chara的眼角流下。转过身,Chara对面前的骷髅报以微笑。“很高兴再次见到你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【END】